章华官方网站
http://3947.diaosu.cn
章华首页>文章>正文

青春放歌—记青年雕塑家章华和他的作品

更新时间:2019-12-06 19:10:45 作者:章华

青春放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青年雕塑家章华和他的作品

文 / 陈培一


    著名艺术评论家孙振华先生在看了我的水墨创作画时,这样评价道:“有一句古人爱说,今人常用的话‘画如其人’。这句话看怎么理解。如果搁在陈培一身上,他的画并不如其外表。陈培一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他的画却非常细腻,非常雅致;完全不似平日对他粗犷外表的直观印象,这是我感到意外和惊奇的原因。……这是一种怀念,一种精神上的思乡;在这些对象上面,他一定寄托了自己思想深处的某些情愫,一些未予人道的柔情。”孙博士的评价,我不敢专擅,认为可以与章华君同享。

    章华君和我一样,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只不过比本人看起来文雅多了,多了一些艺术家的气质,明亮的小眼睛闪烁着智慧和真诚,同时还有几分骨子里的质朴和憨厚。此乃幼时他在张北农村的生活使然。这段难忘的、美妙的童年岁月,深深地雕琢了章华君的个性、心态,使年逾不惑的他至今不能忘怀,这些朴素的情感不知不觉在作品中自然流露,成为他创作的主题。

    章华的作品就其形而下“器 ”的层面来看,以夸张的、修长的形体构成,给人一种挺拔、飘逸的灵动之感。使用这种造型语言的,古今中外大有其人,若贾科梅蒂,若魏小明,若李学斌。他们的作品,或痛苦焦灼,或张扬飞举,或孤洁冷峻。但章华君却与诸位先生不同,也自有他自己的风格。他的作品五彩灿然而斑斓,用色彩来丰富形体语言,冷暖、明暗的对比色彩使形体本身增强了活力。章华作品中较多地使用了道具来提高作品的表现力。这些道具有章华创作的,如运动器械、玩具、凳子、自行车之类;也有章华借来的,如草坪、大地等自然空间。这些道具的使用,增强了作品的空间感,使艺术主体被定格在了某一生活场景之中,就像凝固的舞台剧或电影画面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、美不胜收的感觉,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。

    从其作品形而上“道”的层面来说,章华所追求的是一种纯真、质朴,一种健康、阳光、积极的诉求,是一种和谐精神。章华的作品,无论是具象的、写实的,还是非写实的、意象的,抑或抽象的,从中寻不见一丝颓废、悲观或怨天尤人。章华没有惊世骇俗的孟浪之举,没有颠覆艺术传统、反对传统观念或市井百姓的生活习俗,去搞所谓的“创新”,而是以积极、健康的心态去面对社会、面对生活,面对纷纷扰扰的大千世界,以扎实、沉着的创作心态,去挖掘、描绘人性之美。对于章华的作品,我认为首先是存“真”。他以真诚去发现人世间的真情,将天伦之乐、朋友之情之真表现得真真切切,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,如水之趋下一般自自然然。他的作品,可以将观众带入到他所营造的艺术空间,重返到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。如他的作品《编花篮》,几个天真烂漫的儿童通过一种原始的游戏联系在一起,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,那种两小无猜的心底纯真无邪被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再如他的作品《天伦之乐》,表现的是一个三口之家郊游的温馨场景,一辆单车载了小夫妻两人和一个拿着糖葫芦、躺在爸爸怀中撒娇的乖乖女。人物之间的顾盼,年轻父母的舐犊之情,孩子在父母的呵护之下的那种幸福依赖、娇宠之情交融在一起,可称是其乐融融的全家福;其次,他的作品“求善”。章华的作品中透出了这个农家子弟的善良。他的作品里没有暴力,没有血腥的反人类场面,也没有人类之间的尔虞我诈,也没有自然界物竞天择、适者生存的残酷,所表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、和睦相处,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相生。可以说,这种“善”,成了贯穿章华作品的主线;再其次,章华的作品“状美”。他的作品造型人体修长,长颀、长身、长臂、长腿,符合东西方的审美标准;人物面部造型夸张适度,五官处理朦胧模糊,有一种东方的含蓄之美。他的作品杂着七彩,色调明快而厚重,沉着而不艳俗、浓烈,与他的造型相得益彰。

    从作品题材上来说,章华的作品来自他所刻骨铭心的张北农村生活经历,来自他所熟悉的都市生活体验。其实可以说,在他的作品中,有他自己的影子,有他的妻与子女的影子,有他的兄弟伙伴,有他的姐妹。缘此,他用自身的经历和生活体验,加之强烈的个人情感,倾心所塑造的对象是鲜活的、有生命力的,是有感而发不是无病呻吟。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,是章华在创作实践上奉行的法则。生活这杯浓浓的醇香之酒,陶醉了章华,所以他的作品言之有物,耐人寻味,没有空洞之感。著名雕塑家钱绍武先生一再强调,艺术是表达情感的东西,没有情感的任何物件都不能称为艺术,艺术就要解决情感问题。诚如钱先生所说,古今中外不朽的作品,文学作品也好,美术作品也好,音乐、舞蹈作品也罢,无不是作者感情的自然流露。这种感情,绝对是亲身经历的体验来得更真切一些,这就是章华作品魅力之所在。


    章华已人到中年,却保持一颗年轻的心,保持着年轻人的朝气。在他的作品之中,象征着勃勃生机的绿色成为他雕塑作品着色的主要色调。应物象形,随类赋彩的传统东方美学观深深地影响了章华的创作。章华的作品,童年记忆系列之《满天星》、《编花篮》、《飞翔的梦》、《春天来了》,还有《曦》、《海风》、《天伦之乐》、《期待》,还有《2008奥运景观雕塑方案作品展》之获优秀作品奖的《出水芙蓉》,均可称之为青春系列。他所刻画的对象处于青、少年阶段,基本上没有见到章华老气横秋、或悲天悯人的作品。这个年龄段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美好、希望和未来,是人生百年最值得留恋的黄金岁月。童年是人生童话般的初始阶段,少不经事,心灵纯真无邪,对世界的一切事物来说都充满了好奇和新鲜;少年人初涉世事,充满了梦幻和理想,有了自信心,有了大展鸿图的志向;青年时期是人生最美好的时期,最幸福的时刻,如同春天一般绚丽多姿,芬芳吐艳,精力充沛,体格健壮,无疾病之袭扰,肌体发育成熟,功能健康健全,开始繁衍生息,享受初为人父、人母的天伦之乐。人到中年之后,身体状况逐渐衰弱,社会压力和负担日重,虽然成就可能会越来越大。人生苦短几十年,如同一场梦,只有“一帘春梦”是最值得留恋、回味的。章华所截取、展现的就是这段美好时光。

    我平生最反对的就是用西方的什么主义、什么流派以及他们的品评标准来评价中国的艺术家,来品评中国的雕塑作品。因为到目前为止,中国尚没有形成这些主义、流派产生的社会基础和环境,而西方的所谓主义、流派都是经过上百年或数百年的酝酿才产生的。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仍在摸索之中,有的还在重蹈几十年前或上百年前西人的覆辙。有人就把这种与西人的“偶然相遇”对号入座,称之为某主义、流派的继承与发展,我认为是不妥当的。西人自有西人面目,我们自有我们自己的面目。中华民族具有独立的美学体系,以意象为灵魂,应该有独立的品评标准和体系。“意象”一词比较玄妙,换个直白之词可叫做写意。写意者,不仅要状其形,而且主要是写其生气。然而长期以来,中国自己的评价体系也出现了问题,有的学者或者艺术家把写实严谨的绘画(勾勒填彩)叫做工笔画,如任率英、何家英等先生的作品,而把非写实的狂放绘画(彩墨、水墨)叫做写意画,如吴昌硕、齐白石先生的作品。大错而特错,这样就把中国数千年的传统艺术简单化、肤浅化了。这两个概念并不是相对而言的,工笔画只是写意画的一部分,是一种技法,写意则是美学概念。双钩填色、三矾五染的精耕细作,与直抒胸臆笔触阔大、逸笔草草的泼墨泼彩同样写意。这个理论完全可以适用到雕塑艺术的创作中来。具有中国传统文化意蕴的雕塑作品,不管是严谨写实的,还是非严谨写实的雕塑作品,都可称之为写意之作。我认为,对一个艺术家或者他的作品进行评价,要建立在对他这个人深入了解的基础之上,然后从作品的社会性、人民性、政治性、民族性等层面展开,最后归结到作品的艺术性,看他是否是写意。

    章华的作品就是写意之作。章华通过他的生活体验,将与他朝夕相处的小伙伴,将他的兄弟姐妹,将他的同学与朋友,将他的恋人与妻、子,倾入炽热的情感,用自己的艺术语言,加工提炼与升华,变成了自己作品中的主人公。章华的作品唤起了人们对童年时代的美好记忆,勾起了人们对青春岁月的珍惜与向往,像个青春歌手,用“青春之歌”作伴,将人们带入了一个美妙无比的梦幻之乡,构筑了一个幸福、和谐的精神世界。

    当然,章华的作品还存在某些不足,需要在造型上再下功夫,在艺术语言更精炼一些,在材料的取舍更狠一些,更大胆一些,同时要多读些书,提高自己的修养,在作品中要多一些书卷气,并不断开拓自己的视野和创作领域,早日形成自己的个性化符号,为“青春之歌”再谱新篇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

微信

微博